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资讯 > 正文

昔日"彩电大王"四川长虹上半年亏2.6亿:电视零售均价下滑27%

时间:2020-09-16 15:14:03    来源:搜狐财经    

2020年上半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令原本陷入增长瓶颈三年之久的彩电业雪上加霜。

1-6月份,国内彩电市场量价齐跌,零售均价同比下滑14.4%。曾经的“彩电大王”长虹电视以27.4%的下滑幅度,成为上半年降价最严重的电视品牌。

降价策略并未给长虹的业绩带来提振。上半年,四川长虹净亏损2.60亿元,同比下滑609%,市场中关于“董事长赵勇下课”的呼声再度响起。

十三年前,赵勇豪赌等离子屏以失败告终,从此错失转型最佳窗口期。如今彩电业务收入已萎缩至11%,居IT产品、中间产品和白电产品之后。

从目前的市场品牌份额来看,OLED与人工智能两大阵营均未见长虹身影,而有所涉猎的8K领域目前仍不被业内所看好。

究其症结,有分析师直言,“赵勇在位一天,长虹就没有希望,若想改变,必须从赵勇下课开始”。

电视零售均价下滑27%

作为曾连续20年蝉联销量冠军的国内“彩电大王”,长虹电视在彩电市场的影响日渐式微。

今年上半年,四川长虹虽未披露其出货量数据,但从往年来看,2019年长虹电视的出货量排名已滑落至第五位,排在小米、海信、创维和TCL之后。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从销量来看长虹电视暂居第五,若从盈利能力来看,长虹电视或已滑落至六名开外。

四川长虹曾倚赖主营电视收入的拉动,在2002至2011年间实现了每年超20%的营收增速,最高时增速达33%。自2014年开始,四川长虹营收增速放缓,一度缩至10%以内。

与增速放缓同步出现的,是彩电业务的萎缩。2014年黑电收入开始下滑。2015年被中间产品和IT产品收入反超,黑电退居四川长虹的第三主营业务。至2017年,黑电收入再度被白电反超。

今年上半年,电视收入42.34亿元,同比下降19%,营收占比缩至11.37%。过去三年,电视收入从141亿元减少至111亿元,占比也从18%降至13%。

2016年中国彩电市场规模突破5000万后,市场正式进入存量竞争,规模常在5000万边缘徘徊,难破天花板。

疫情冲击下的2020年上半年,彩电市场量价齐跌,销售额同比下滑超22%,零售均价同比下滑14.4%。

奥维云网数据

长虹电视均价下滑尤为显著。据奥维云网数据,2020年上半年,主要彩电品牌中,长虹电视均价下滑27.4%,成为下滑最严重的电视品牌。

其次为康佳电视,均价下滑18.7%。此外,小米电视下滑15.2%,创维电视下滑14.5%,索尼仅下滑0.3%。

低价促销令长虹牺牲掉部分利润空间,上半年,四川长虹实现归母净利润-2.60亿元,同比减少608.83%。

四川长虹虽未在半年报中披露具体的毛利率数据,不过从2016年起,长虹的电视业务毛利率逐年下滑,从21.41%降至2019年的16.34%。

多元化布局不明晰

彩电业陷入增长瓶颈,进入存量竞争后,多数头部企业开始发力高端显示技术,探索智能化转型之路。如传统老牌代表创维引领的OLED阵营,以及新兴品牌代表小米、华为开辟的人工智能战场等。

而据奥维云网数据,今年上半年的OLED电视市场品牌份额排行、人工智能电视市场TOP5中,均未见长虹的身影,仅在8K电视市场有所布局。

在业内人士看来,8K已是目前主流彩电企业的标配,但其竞争力结构仍不完整,8K视频内容资源有限,性价比不高,导致8K电视的销量很低,目前彩电企业标榜的8K技术仍处于“占位营销”“打概念”的阶段。

发力高端显示技术未能给公司带来明显提振后,长虹开始拓展其他业务布局。今年上半年,IT产品、中间产品、空调冰箱分别收入158亿元、82亿元、56亿元,远超电视收入的42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IT产品和中间产品的收入虽已占到公司总营收的64%以上,关于两者的分类和细节却鲜有宣传。

去年的一次答投资者问上,四川长虹董秘透露,公司IT产业主要依托公司旗下IT综合服务平台长虹佳华,该公司在香港上市,董事长为赵勇,主营ICT消费者产品、ICT企业产品等。

除上述主营业务外,四川长虹的业务触角还伸至运输行业、房地产行业和特种业务等。

上半年,四川长虹在半年报中称,未来将重点发展核心产业及战略新兴产业,逐步退出战略相关度低的产业及发展潜力不显著的低效产业;退出不符合公司战略方向的亏损业务。

2019年,为清晰产业架构、聚焦核心主业,四川长虹先后通过转让股权、出售资产的方式,剥离了与公司主营业务关联度不大的碱锰电池业务、部分锂电池业务,以及等离子业务。

投资者盼管理层换“新血液”

近年来,关于长虹董事长赵勇“下课”的呼声从未停止过。打开股吧、雪球等投资者论坛,搜索“长虹赵勇”词条,出现的多是股东们对其管理能力的质疑,以及对长虹管理层换“新血液”的诉求。

在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看来,长虹电视的没落与其国企性质不无关系,董事长赵勇应负更大责任,“可以这么说,赵勇在位一天,长虹就没有希望。长虹要想改变,必须从赵勇下课开始”。

刘步尘认为,从体制层面看,制约长虹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其国企身份的约束。“目前几大国有出身的家电企业,均已进行了改制或混改,如TCL、格力、海信等,只有长虹还未进行改革。”

“而赵勇作为四川长虹的董事长,上位后一直未能给公司的经营业绩带来改善,缺乏进取心,满足于国有企业的安稳状态。”刘步尘表示。

履历显示,赵勇曾于2001年6月至2004年6月间任绵阳市副市长、市政府党组成员。目前赵勇不仅在上市公司四川长虹担任董事长一职,还是长虹集团的董事长。

从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股民对赵勇领导下的长虹产生失望情绪也属意料之中。在长虹还是中国彩电业老大的年代,电视是毛利率最高的家电品类,四川长虹也被当年的资本市场视为“龙头股”而热烈追捧。

1997年5月,四川长虹创下了66.18元/股的最高价。此后一路走低,2013年6月跌到1.67元/股的最低价。2015年6月短暂冲上15元小高峰后,再度落回10元以下。

近三年来,四川长虹股价都十分低迷,一直在4元以下徘徊,逐渐被投资者边缘化。

随着半年报的披露,投资者们对赵勇的不满情绪升级。

有投资者剖析赵勇地位稳固的原因:“四川长虹只是长虹集团的孵化器。长虹集团大搞资产投资,有盈利的都挂到集团公司名上;亏损的都算四川长虹的。”

多年前赵勇因决策错误导致长虹被其他彩电厂商赶超一事,也一直为外界诟病。2004年从倪润峰手中接棒任董事长后,赵勇为复兴长虹押宝等离子,2007至2013年间累计投资17.2亿。

巨额投资未给长虹带来利好,反而因连年亏损拖累了长虹的业绩。2014年11月,长虹宣布以6420万元的价格出售等离子虹欧公司61.48%股权。至此,长虹豪赌等离子之路以失败告终。彩电业务也从这一年开始现下滑态势。

在2018年10月四川长虹的60周年大庆上,赵勇提出,要通过体制机制改革,谋求控股集团混改和整体上市。他还提出了一个目标:集团利润总额在2020年20亿的基础上实现倍增,销售规模在2020年1500亿的基础上增长至2000亿。

在刘步尘看来,长虹的体制机制改革未有实质进展,照此发展下去,将继续被其他彩电厂商挤压生存空间,最终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两年过去,长虹集团的营收与净利润情况距赵勇2018年提出的目标仍有较大差距。

长虹集团虽未披露过去一年及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与利润数据。但据粗略统计,2019年长虹集团旗下4家上市公司的营业总额为1418亿元,利润总额为12.57亿元。

今年上半年,上述4家上市公司共实现营业总额653.67亿元,利润总额-1.47亿元。

相关新闻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微山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