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资讯 > 正文

被实控人坑惨 群兴玩具(002575)引爆连环雷 超3万户股东“无眠”

时间:2020-04-22 08:20:06    来源:北京商报    

群兴玩具(002575)连爆大“雷”。4月21日,王叁寿入主逾一年后,群兴玩具自曝实控人资金占用事项,并因此自4月22日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不仅如此,群兴玩具更是在交易所的追问下曝出实控人王叁寿目前处于取保候审阶段。当日晚间,深交所就群兴玩具实控人资金占用事项具体情况再向公司下发关注函。2018年11月,王叁寿入主群兴玩具,而入主一年后,群兴玩具却面临被“ST”的尴尬。在预计2019年出现亏损的背景下,一度被指频蹭热点的群兴玩具将如何扭转业绩颓势也成为备受关注的问题。

突曝资金占用引深交所发函

群兴玩具将自4月22日被“ST”的大“雷”,让投资者有些猝不及防。而针对公司曝出的实控人资金占用事项,深交所也在4月21日晚间向群兴玩具发去关注函。

4月21日,群兴玩具自曝公司在自查中发现存在王叁寿通过主导公司对外投资与部分不合理的预付账款等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并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根据群兴玩具初步核实,自2019年6月至今,群兴玩具自有资金共计28873万元转至实际控制人关联方的账户,截至目前尚未归还,日最高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28873万元。从数据来看,截至公告披露日,群兴玩具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余额为28873万元(不含利息),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2.13%。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3.1条规定,上市公司出现“公司向控股股东或者其关联人提供资金或者违反规定程序对外提供担保且情形严重的”,深交所有权对其股票交易实行其他风险警示。第13.3.2条对第13.3.1条所述“向控股股东或者其关联人提供资金或者违反规定程序对外提供担保且情形严重”解释称,是指上市公司存在“上市公司向控股股东或者其关联人提供资金的余额在1000万元以上,或者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5%以上”等情形且无可行的解决方案或者虽提出解决方案但预计无法在一个月内解决的。

据介绍,上述占用资金主要用于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对外投资、归还融资借款及利息、流动资金周转等用途。对于资金占用事项,王叁寿作出承诺,表示至2020年12月20日前分批完成偿还。

不过,从《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3.1条及第13.3.2条的相关规定来看,群兴玩具无疑触发了“上市公司股票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的相应情形,因而,群兴玩具也将面临自4月22日起惨遭“ST”的命运。

“公司自查发现这一问题,管理层也比较震惊,发现异常后,公司也与交易所进行了沟通,自查后对相关事项进行披露。”对于资金占用事项,群兴玩具证券部工作人员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表示。至于资金占用对公司的具体影响,该工作人员未直接回复,仅表示“公司及管理层会督促实控人尽快归还占用资金,以消除对公司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4月21日晚间,深交所就实控人资金占用事项向群兴玩具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以列表形式逐笔披露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具体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占用时间、金额、主体、方式、原因、日最高占用额、是否归还等。

超3万户股东“无眠”

群兴玩具突遭“ST”无疑让一众股东“踩雷”。

根据安排,停牌一天后,4月22日上午开市起,群兴玩具股票交易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变更为“ST群兴”。Wind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群兴玩具股东户数为3.11万户。纵观此前被“ST”的个股,股价无不遭受重创,被“ST”后,ST股动辄走出一个跌停板,N个跌停板更是成为常态。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直言,“群兴玩具即将被‘ST’无疑给公司的股价带来重大考验”。

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停牌前,群兴玩具股价报收5.42元/股,总市值仅为33.53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在4月21日自曝实控人存在资金占用情形前,公司在4月17日、20日曾连续两个交易日均大跌超8%。

让投资者猝不及防的除了群兴玩具将被“ST”外,群兴玩具4月21日披露的一则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股份减持公告,则让市场亦有些始料未及。根据公告,王叁寿旗下公司北京九连环数据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北京九连环”)在近期“偷偷”进行了减持。

“2020年4月17日,群兴玩具发现北京九连环持股情况变动,经询问并核实后获悉,北京九连环员工于2020年3月26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125.56万股公司股份,且未于计划首次卖出的15个交易日前发出书面通知上市公司。”群兴玩具在公告中如是说。从数据来看,北京九连环此番减持均价为6.5748元/股,套现约825.53万元。根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3月26日北京九连环减持当日,群兴玩具收跌4.82%。

实控人取保候审信披存疑

群兴玩具可谓“祸”不单行。在4月22日惨遭戴帽的同时,群兴玩具更是在交易所追问下,披露了得知王叁寿取保候审的消息。在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行人士看来,该事件的负面影响无疑让群兴玩具“雪上加霜”。

群兴玩具披露公告称得知王叁寿取保候审,源于媒体报道后交易所的问询。据了解,近期,有“大数据独角兽”之称的九次方大数据信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次方”)管理层核心高管向媒体爆料,群兴玩具实控人、九次方董事长王叁寿于2020年1月15日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2月14日补缴了大额的税款;此后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就此,深交所向群兴玩具下发了关注函,要求群兴玩具向王叁寿核实报道事项是否属实。

在4月21日回复交易所关注函的同时,群兴玩具也发布了关于实际控制人取保候审的公告。根据群兴玩具公告,公司与王叁寿本人沟通确认整个事件详情及实际控制人目前状态,并于2020年4月17日知悉公司实际控制人现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从核查结果来看,王叁寿因其任职法人的一家咨询公司的税务问题,1月17日至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协助调查。群兴玩具称,2月13日,王叁寿在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但未及时通知上市公司。

从取保候审手续办理时间到上市公司披露相关内容,时隔两个月的时间,相关方是否涉嫌信披违规引发市场关注。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发生可能对上市公司证券及其衍生品种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重大事件,投资者尚未得知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披露,说明事件的起因、目前的状态和可能产生的影响。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涉嫌违法违纪被有权机关调查或者采取强制措施属于重大事件,上市公司应当立即予以信息披露,发布临时报告。因此,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没有及时报告,系信息披露违规行为。在王德怡看来,修订后的《证券法》加大了对信息披露违规的处罚力度,该事件究竟会造成何种影响,有待于监管部门进一步调查。

回溯历史,2018年11月底,王叁寿正式入主群兴玩具。如今,入主一年,群兴玩具就曝出资金遭占用、实控人取保候审消息。从2019年业绩快报来看,王叁寿入主一年,群兴玩具在2019年亏损4464万元,同比由盈转亏。近几年,群兴玩具一直在原有玩具业务的基础上拓展第二主业,但屡屡受挫。如今第二主业拓展情况如何、后续业绩如何改善,备受市场关注。针对公司业务相关问题,群兴玩具证券部工作人员表示,后续可以关注公司2019年年报。北京商报记者 高萍

凡本网注明“XXX(非中国微山网)提供”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

特别关注